只是个盆栽而已

春秋曲直如明镜照

与大部分明教弟子不同,影月一支很少有人领养圣猫。

囚影流光,行于黑暗,修习焚影圣诀的弟子自是异于常人。刀口舔血,朝不保夕,谁又有那多余的心思去照顾一只猫?

洛千川也一样。

直到她捡了只野猫。

野猫自然生得平凡,褐色的瞳,灰白的皮毛,更没有圣猫的通人灵气,但洛千川还是喜欢这只野猫。

把野猫抱回医馆,叫陆杳和她一起张罗。清理完的野猫神气活现,跳上房檐去追陆杳养的胖松鼠。

陆杳看着猫儿跟自家檀书抢食,又笑嘻嘻地望向某个曾不愿养猫的明教:“想通啦?你看有猫儿多好。”

“嗯。想通了。”

如今遇到了阿杳,也是该安定下来了……

野猫有了归宿。


行年•人设

人设先放一下,不打tag。

VC×J3

洛天依【入门琴萝】

自幼居于江南,及笈入长歌鸾翔门下,生性温婉不善武艺,平日主要修习文章笔法及长歌琴艺,略通相知心法,琴里没有琴中剑。最大爱好是游山玩水和……吃。所幸长歌门为四世家之一,对普通弟子也颇为厚待,不然日常伙食真的是个问题……


乐正绫【雪河军萝】

本为北地商贾之女,然而立志保家卫国的情怀让她从小向往东都天策府。后如愿投入如晦营下,善枪法骑术。仰慕宣威将军曹雪阳,以其为毕生榜样。


言和【雪河刀娘】

父母皆为普通霸刀弟子,言和自然也在少时便拜入霸刀。武学天分极佳,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,只是比起刀法更善腿法。颇受门派前辈赏识,现拜于月弄痕门下,常出入于浩气盟。


战音【鹤梦喵姐】

本名萝拉,胡汉混血。本为普通明教信徒,后因信仰虔诚而被选入妙火门下,修习明尊琉璃体。战音成年时明教与中原武林矛盾渐缓,遂跟随同门前往中原传教。


乐正龙牙【儒风二少】

乐正绫长兄,本为家业继承人,妹妹加入天策后,龙牙也加入藏剑,自此踏入江湖。乐正龙牙起初为叶英正阳门下弟子,然武功天赋平平,却被发现在经商上颇有见解,后逐渐转向协助藏剑山庄的商业贸易。曾经因为霸刀与藏剑的世仇,跟言和关系不太好,但也算不打不相识。


墨清弦【朔雪花姐】

身世神秘的万花弟子,(自称)拜于芳主门下,医术勉强称得上精湛,在广都镇开着一家医馆。其实主修花间游心法,早些年在恶人谷待过,后厌烦纷争选择脱身隐居。


心华【燕云毒萝】

性格温柔的苗疆小姑娘,五毒圣蝎弟子,修习补天决。善医又善毒,喜欢把自己的宠物(蛇啊蝎子啊小蝴蝶什么的)带在身边,也不掩藏,因此刚到中原的时候很纳闷为什么周围人都害怕她……


星尘【驰冥咩萝】

于纯阳山门前捡到的弃婴,被门众扶养长大,现于清虚门下修习紫虚功。武艺不俗却不肯在悟道上多用心,现在似乎出于武功进展的瓶颈期。


徵羽摩柯【雪河炮太】

不到十岁便拜入唐家堡的天才少年。主修天罗诡道,在机关暗器上的悟性惊人,现未及冠,却已能独当一面完成堡内安排的事务。


章楚楚【蚩灵秀姐】

在七秀坊长大,楚秀弟子,修习冰心诀。除练武外,便整日腻在扬州的脂粉店和裁缝铺,是坊里姐妹们的时尚标杆。


悦成【雪河秀太】

被秀坊收留的弃婴,喜欢粘着章楚楚师姐。现在年近十四,正在为出坊后的日子做打算。


未来【入门伞萝】

随着战乱结束进入中原的蓬莱弟子之一。据说不是东海人,而是幼时移居东海的日本人。不太熟悉中原风物。


陆杳凑过去给秦晓晓上药,手劲稍微一重就听见小姑娘疼得直哼哼。

“千川我说啊……你这下手也忒狠了,陪咱徒弟练手也用不着这样吧……”

然而某位始作俑者还在气定神闲地擦着刀。

“没收住,下次注意。”

“……下次还是我陪晓晓练吧,你这手劲迟早把她打残咯……”

正揉着腕子的秦晓晓一哆嗦——上次对练,陆杳一套点穴手差点让她筋脉逆行,师娘的弯刀磕着蹭着是疼,但起码不用担心小命……

明天开始还是去找城门口的那群家伙插旗吧,嘤。

【司登、IDW、L85A1】关于“茶”……?

温壶。

“指挥官为什么叫我们来……”

“好像说是要让我们尝尝家乡的茶什么的?”

“哒喵!”

醒茶。

“没想到这次远征能弄到茶饼,好多年没见过普洱茶了。”

“英式的茶也是从东方来的呢。”

注水,清洗茶具。

“……IDW,这个是用来洗茶杯的……”

无奈地接过姑娘们手里的茶杯,倒掉茶水,再次注水,分茶,将澄清的茶汤递到三人面前。

指挥部里并没有齐全的中式茶具,不过幸好还足够给姑娘们泡一壶普洱茶。

抬头看了看L85A1,这位标准的淑女小姐曾给自己泡过不少次英式红茶。拿到茶饼的时候第一时间也是想到了她……毕竟在格里芬,懂得泡茶的人并不多。

至于司登和IDW,大概是对于出身同样爱茶的国度的人型,自己还是有些微妙的心思吧。

虽然在饮食上,英国人除了茶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……

“指挥官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需要牛奶和砂糖吗?我去仓库拿。”

“啊不用的A1,中式的茶直接喝就行。”

“诶?!”

在英国姑娘们诧异的眼神中分三口饮下了茶汤,说实话,茶的品质并不算好,微微的涩味让舌尖有些难受,但从清香微苦的气味中还是能隐隐探到家乡的味道。

“当然对于喝惯了加奶加糖的英式红茶的姑娘们来说,苦茶大概没那么容易接受吧……”

看着L85A1坚持拿来的糖罐,指挥官在心里苦笑。


【95式】茉莉花

“指挥官,茉莉花开了。”

那天天气很好,初夏微微燥热的空气还没能侵入室内。手里捧着的茶还没来的及喝一口,我就被95式唤到了院角的花圃前。

茉莉花开了啊。

在花香里拢了拢衣服,我如往常一般蹲着查看枝条和叶片:“再过段时间就能压条了,幸好我们的辖区不在北边,茉莉可不耐寒……”

“总觉得您不太像个指挥官呢。”95又调笑到。

她笑起来就如同家乡的那句诗——“巧笑倩兮,美目眇兮。”

我记得95来的第一天就问过我,我留在格里芬的理由。

为了故乡。我那时那样答她。

回到资料室,95换掉了微凉的茶。就着残留的茉莉香,我翻开了作战资料。

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……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……”

又不自觉地哼起了某个调子——文书工作还是比作战愉悦的——出乎我意料的是,平日里只会静静听着的95,也跟着轻唱起了后面的曲子:

“芬芳美丽满枝桠♪又香又白人人夸♪”

“让我来把你摘下♪送给别人家♪”

对于95式,我总有种莫名的亲近感。也许是相同的黑发黑瞳,又也许……是对故乡的怀念。

于我们这一代人而言,三战不过是童年记忆里将散未散的烟尘。但在烟尘彻底消散后,我却被名为“生存”的巨钳拖向他乡。记忆里的花香,记忆里的歌谣,也就仅仅只是记忆了。

幸好,后来有了95。

我这样想到。


紧急战役。

我目送第一梯队的姑娘们踏上直升机。95走在最后,舱门关闭前,她笑着对我挥了挥手。

“指挥官,你有姐妹吗?”

“姐妹?没有,我是独生女。倒是95你好像有个妹妹?”

“哈哈,97是个好孩子,要是她也能来这儿就好了。”

……

“指挥官。”

“嗯?”

“如果可以的话……也可以把我当成姐妹哦。”

回忆起方才和95的对话,我也举起手,用母语对姑娘们喊道——

“平安归来。”


无人机忠诚地反馈着战场的消息,我的姑娘们在并不牢固的掩体后向敌方的人型射击。精心养护的人型战力不俗,但令人担忧的是,敌人虽节节败退,但我方的战线也没有明显推进的意思。

若拿下这个据点,就可以直接占领机场,第二梯队进入战场,对敌人形成双线夹击之势。如此重要的据点,重兵防守也在意料之中。但是……

……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“队长!指挥官!”处于队伍前端的司登突然喊道,“对面那是……铁血的高级人型吗?!”

该死!

我就知道……铁血的那帮狐狸肯定留了一手……

“95,报告情况。”

“司登重创,竞争者和HK416受伤但仍有战斗能力,我和春田轻伤。”

“第一梯队撤退,放弃该据点,我会派遣第二及第三梯队重新进入战场,你们先回指挥部维修……”我明白在这时候放弃占领机场意味着什么。敌人因此获得重整旗鼓的机会,我方前期积累的优势重新洗牌,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任务失败……

但比起胜利,我更希望她们平安归来。

“指挥官。”

“指挥官,相信我们。”

“……95,撤退。”

“指挥官,相信我们。打下机场,第二梯队就能直接过来了……”

“指挥官,拜托,相信我们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“……务必注意安全。”



战役以拿下敌人指挥部为结果,胜利告终。

当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
我挨个敲了敲面前的五个维修舱,第一梯队的姑娘们一起对我做鬼脸。

“下次不准这么干了。”

“好的长官。”95又眯起眼睛对我笑。



初秋。

念在上次紧急任务顺利完成,上面给我和姑娘们放了不短的假。近乎三个月的时间里,仅给我们安排了小战役和后勤协助。当真是段宝贵的悠闲时光。

“指挥官,这个是给我的吗?”

我把一个香囊放在95手里,白色的,绣着浅浅的茉莉纹饰。

“正好还有些茉莉花干就包里面了…老家那边不是有什么香包保平安的说法吗你下次带着…”我把包着创口贴的手指往后藏了藏。

“好啊,谢谢指挥官。”她又一次笑了起来,眼睛里闪着光。


“指挥官,你知道紧急战役那次,我在想什么吗。”

“我在想,要是真的重创报废了,就看不到你种的茉莉花了。”

又一次出征,95靠着舱门对我挥手,胸前挂着那个散发着茉莉花香的小包。

目送着渐远的直升机,我又哼起了歌。

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♪……”

“茉莉花呀♪茉莉花♪”

【花唐】此时一位花萝踩着独轮车路过

*自我满足的车
*花唐,花萝×炮哥
*【高亮】【预警】GB!GB!GB!女A男O注意!女A男O注意!女A男O注意!
*第一次开车,开到一半漏油了,请各位乘客见谅
*可爱花萝在线等炮,救救孩子

若能接受请戳评论↓

【唠嗑】各种游戏日常

剑三、剑二、天刀、云裳、D5、杀机、少前
除了J3D5云裳都半A,少前刚回坑

【唠嗑】秀场

记一些喜欢的秀,防忘。

【818】今天我就要打死这帮炮哥痴汉

突然特别想写,开个头好了。全是真实故事,没有改编,文字版。 @草莓 叽哥记得给我支援点表情包
========
我本是西湖边一只修炼千年的鸡小蒙,我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从贴吧抱回来的炮哥,改变了我在大唐的命运
楼主是个小号狂魔,叽生的梦想就是把号开遍每一个服务器。但是练小号也是要时间的,作为优秀的藏剑弟子,应该把有限的叽生投入到无限的舔庄花美颜上去,蹲号买号就成了我打铁之余的副业。楼主已经挑挑拣拣买了好几只装备二少,发现家里变成了鸡窝,于是决定改头换面,拐个其他门派的师兄。
这时候楼主还不知道,生活已经向我这只可爱的小黄鸡伸出了罪恶的双手。
为了后面的剧情,楼主需要介绍一下两位魔人亲友,盆栽和木桩桩。
一号亲友盆栽,楼主买炮哥号就是为了与(扯)其(她)团(假)聚(发)。盆栽虽然是朵根正苗红的青岩花,但她对隔壁那群毛茸茸软乎乎的咩咩没有丝毫兴趣,一心只有巴蜀那群穿着高跟鞋的小妖精。曾经因为跟田螺工作室成功组队而高兴了好几天。
二号亲友木桩桩,嘉陵江里游出来的小娃娃鱼。她跟盆栽的友谊始于我的牵线,又因all唐而升华。一花一鱼曾经相对无言,直到盆栽拿出了珍藏多年的明唐小本本,两人遂结为革命战友,专心于吃炮事业。
盆栽:我的梦想是吃到花萝×炮哥的GB粮
木桩:炮萝×炮哥了解一下
盆栽:NICE
呵,女人。
炮哥哪里有垂耳兔可爱。

【唠嗑】剑三相关脑洞存放

J3相关脑洞/段子/梗,存放见评论。
自娱自乐,性向、CP皆杂食,随缘扩写(´゚ω゚`)